BTCV光复资讯 > 数字货币 > 声称依靠SASAC推动涉嫌传销的“央企”全国黄金公

声称依靠SASAC推动涉嫌传销的“央企”全国黄金公

来源:btcv-光复资讯  |   作者:btcv-光复资讯  |   时间:2020-09-12 07:23  |   点击量:

来源:人民网,作者:黄生

“大家查一下自己的账号,有没有填写VIP金粉用户,点击VIP金粉399。还需要付钱吗?”

“一定要加入399VIP金粉,会有套餐管道收入!”

"完成399还会增加56个GMT,增加100元福利积分!"

……

在郭进GMT特权链成员的微信群中,群主几乎每天都会向群友推荐类似的广告。与此同时,该组织经常“科普”一些区块链的发展趋势,宣传郭进公共链与地方政府和官方机构的合作进展,并鼓励用户不要错过这波“撒谎赚钱”。

在浙江、陕西、四川、海南等省区,郭进公共链的推广已经出现了线上线下。

“国金公链有直播链、国家数据链、企业链、GMT特权链等各种侧链,正在发展原股东,未来将改变经济模式和日常生活。”在发起人口中,郭进工联是国资委(SASAC)下属的央企,与全国多个政府部门和机构有区块链业务往来。无论是B端企业还是C端用户,都要尽快上链,实现“躺赚”。

此外,据郭进公链营销人员介绍,参加郭进公链两周左右的带薪培训,还可以获得工信部颁发的区块链技术证书,可作为今后在区块链项目开展业务的“通行证”。

一些专家告诉《人民日报》,郭进公共连锁的推广采用了多层次的疑似传销。郭进大众连锁的一些员工告诉记者,营销只是“打传销的擦边球”。近日,杭州等地用户纷纷前往郭进公链办公大厅“维权”。

神秘的“央企”?

在微信群、微信公众号“区块链范式”、货币播放器、知乎、腾讯视频等网络平台上,有一个郭进公共链的公共宣传视频。视频中,自称是公链董事长的李在台下开心地对观众说,“公链已经正式获批,主管单位正式改为国务院国资委。”话音一落,观众欢呼起来。

今年1月9日微信公众号“区块链范式”的《国金公链主管单位-正式成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条描述:“郭进公共链作为中国目前区块链领域唯一的央企,专门打造符合中国行业需求、符合中国法律、符合中国特色的央企。主管单位的变更对促进中国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促进产业发展和国际竞争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文章截图

在知乎、百度贴吧、CSDN等众多网络社区和交流平台上,不仅出现了宣传视频和一些在线推文,还出现了类似的宣传内容。在他们的宣传中,郭进公共链不仅属于国有企业,而且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区块链产业应用的重大课题”。在中科院和工信部部委高参的指导下,“构建具有中国自主、商业模式、法律合规、国家战略发展意义的生态区块链公共链体系”。

百度贴吧截图

CSDN博客截图

《人民日报》记者联系了郭进大众连锁的几家地方分店,很多员工表示,郭进大众连锁是“国有控股”、“国有企业”、“有钱人”。一位内部员工告诉记者,郭进公共链有国资委的投资,公司为员工全额缴纳五险一金。“员工工资也挺高的,公司有钱。”

官方网站,郭进公众频道

据记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郭进工联软件系统(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2月20日,法定代表人沈洋,但未显示股东及出资情况。同时,天眼超平台查询结果显示,郭进工联软件系统(北京)有限公司为全敏上行数据科技(北京)有限公司100%股权.全敏尚信数据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控股方为爱国工程研究院,爱国工程研究院的100%控股方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

根据官方网站,中国电影文学学会是由夏衍于1983年1月16日成立的。它是中国电影作家唯一的社会组织。由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社会管理司管理,隶属于中国电影集团,接受其指导。然而,据中国电影文学学会相关负责人向人民网透露,该学会从未间接持有区块链企业的股份。

人民日报记者致电艾国工程研究院,相关人员表示天研查股权信息正确,全敏上行数据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是艾国工程研究院的子公司。

此外,《人民日报》记者还从多方面了解到,在郭进公链软件系统(北京)有限公司的现有股东和前任股东中,既没有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也没有北京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出现。同时,上述公司未出现在国资委官网的央企名单中。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相关人士告诉人民日报,他没听说过这个企业,这个企业不是国资委管的。

在郭进工联软件系统(北京)有限公司的股东变更历史中,中科智汇软件有限公司曾是其股东和主要运营机构。据天空调查,中科智汇软件有限公司由海南五洲华安投资有限公司100%拥有,海南五洲华安投资有限公司由自然人朱景强和殷飞共同拥有。中科智汇软件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中,李的名字出现在上述宣传视频中。

天空调查显示,海南五洲华安投资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为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国兴大道9号,在百度地图和高德地图上也是海南省人民政府所在地。

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

“我在Xi,等着区块链培训以后,你过来给你拿个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区块链初级证书。”郭进公共链员工莱文(化名)邀请记者注册“全国数据链”,并热情邀请各界人士到Xi安进行区块链培训。

莱文在郭进公共连锁区块链产业发展中心(Xi安)分中心筹备处工作。他说,区块链项目的商业运营需要工业和信息化部颁发的“区块链证书”。通过工信部培训获得区块链初级证书,用户需要缴纳申请费约9800元。通过报名参加Xi安的培训,他只需要三四千元就可以拿到证书,“是工信部直接培训的”,培训持续一周左右。

记者了解到,上述郭进公共链员工提及的“工信部初级证书”是指区块链技术(初级)专项技术培训,完成培训考核后,取得工信部教育考试中心盖章的“专项技术证书”。

图为工业和信息化部教育测试中心盖章的“特殊技术证书”,回答者提供图片

在红莲官网的介绍中,顾

记者致电工业和信息化部教育考试中心(以下简称“中心”),中心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工业和信息化部教育考试中心是与CCID研究院合作开展的区块链技术初级专项培训。培训结束后通过考试,可以获得中心盖章的“特殊技术证书”,但该证书只是培训证书,不是职业资格或认证证书。具体的培训内容和方法取决于CCID研究所的安排。

记者检索到一篇名为《国金公链可信认证服务侧链——国金认证链正式上线》的文章,被凤凰网财经频道和东方网企业频道转载。文章称,包括《区块链技术(初级)专项技术证书》 《区块链服务实体产业规划师培训结业证书(初级)》 《国金公链认证高级区块链产业规划师总裁班第一期培训结业证书》 《国金公链认证讲师证书》等证书,郭进公链的可信认证服务侧链郭进认证链已为近1000份证书数据构建了“卷绕-存储-核对”一站式可视化认证服务体系;部分在线行业规划师、总裁班、讲师、聘书、授权书等全国黄金公共链系统的链上认证查询功能和区块链专项技术证书的链上认证查询功能;引进CCID区块链研究院等源认证节点参与认证,“数据源真实可靠”。

同时,在CCID(青岛)区块链研究所发布的《中国区块链企业发展研究报告暨2019中国区块链技术创新典型企业名录》中,郭进公共链入选2019年第19届中国区块链技术创新典型企业名录。

报告截图

官网数据显示,CCID(青岛)区块链研究院有限公司是经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准,由部直属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整合内外部资源组建的独立法人实体。2017年9月落户青岛崂山区,在北京设有办事处。

郭进工联对外宣传称,已将国内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交至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记者发现,2019年3月30日,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发布的首批国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号中,当时的郭进大众连锁、中科智汇软件系统有限公司、郭进区块链科技(杭州)有限公司运营机构和一级节点运营环境授权部署机构郭克区块链科技(杭州)有限公司获得了备案号。

然而,当第一批国内区块链信息服务记录号公布时,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表示,根据《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要求,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商应在向外界提供服务的互联网网站和应用等显著位置标记其记录号。备案仅是对与主区块链相关的信息服务的注册,并不代表对其机构、产品和服务的认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将其用于任何商业目的。

此外,国家网络信息办还在《关于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管理系统上线的通告》中提到,信息由备案主体填写,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将备案结果用于宣传等目的。

此外,在一些网络平台的公共信息和郭进公共链相关推广人员的宣传中,郭进公共链与全国各地的许多政府部门和组织建立了各种合作关系,并前往一些基层政府进行演讲和交流。

图为郭进工农走进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大乔镇

某全国黄金公链的一位推广人告诉记者,该公司还与Inspur集团、淘宝、中国广播电视联盟、天津市冀州区人民政府、成都市晋江区等各界建立了联系或合作。

但是,高调的国金公链真的靠谱吗?

传销“擦边球”?

“我们之前做过那么多项目,都死于政策风险。我们可以放心地在全国黄金公共链上做。”

在郭进工联的微信交流群中,一些推广人员表示,他们的项目“未来赚钱快”,“大胆推”。

与此同时,郭进公共链也

据郭进大众连锁对人民网的市场人员介绍,郭进大众连锁采取了多层次的推广方式。

以郭进GMT价值生态特权链项目(以下简称GMT)为例,该项目将每个来电者定义为一个“共建者”,每个来电者有一个“上级”共享的二维码或一个链接注册,“共建者”在实名认证的同时绑定全国数据链的上下级关系。根据其市场人员,在推广中,该项目分为六个阶段:

第一阶段,打造全球商城,吸引更多用户参与;

第二阶段,创建数据人像特权卡,分为6级。随着水平的提高,可以享受更好的服务,比如一折、二折,甚至VIP服务;

第三阶段,优化生态加盟商,加大GMT生态在技术和规划领域的布局,协助生态加盟商进行区块链和优化商业模式;

第四阶段,数据人像金融服务,根据个人或企业数据人像质量行为价值LTS(GMT链行为数据贡献值),从合作金融机构获得信用服务;

第五阶段,城市节点服务中心进驻全国一二线城市,服务所有线下业务;

第六阶段,郭进格林尼治大学园区,从大一到大四,所有的数据和行为都记录在区块链,增强了全中国对区块链的认知。

同时,GMT采用“通用认证经济”模式。根据输入数据的质量和使用频率,用户可以获得不同的LTS奖。此外,还可以通过在格林尼治时间注册、推广、观看广告、共享和转发来获得LTS,这使用户能够认证其数据价值资产。此外,GMT项目已发行30亿张GMT通行证,用于标记GMT项目100%的股权。它声称公司的每一笔利润都与共建者息息相关,参与是股东。

GMT的盈利是GMT超级加速计划的3 1模式。其中,“3”指9元环球商城的管道收入、399元礼包的管道收入、城市中心节点的管道收入;“1”表示“GMT通用证书超值模式”。会员根据自己支付的费用不同,在系统中会享受不同级别的“特权”,推荐他人加入项目后获得的奖励也会分为不同级别。会员制度解释如下:

在上述3 1模式中,以“3”为代表的三个效益“管道”也分为不同的等级。比如,根据推广方推出的9元环球商城的管道收入,用户根据自己开发的新团队数量分为9个等级,数量、相应的奖励和佣金逐渐增加。一级对应团队数量为100个,可获得40%点差奖;9级对应队伍最高25600人,可获得160%的点差奖。同时,当三个渠道各达到25600人时,就成为“完美团队”,可以享受全球C级红利。

399元礼包渠道收入为:

总的来说,“共同建设者”的水平越高,团队发展得越大,得到的利益也就越多。例如,在399元礼包管道收入的推广中(见上图),根据团队数量将用户级别分为11级,相应的礼包管道收入(GNB)依次增加。最低1级礼包管道团队号4-9,礼包管道收入20元,最高11级5万以上,礼包管道收入100元。如果A是B的上级,A级为5,礼包管道团队数量为350,对应礼包管道收入为75元;B级为4级,礼包管道团队150人,对应礼包管道收入70元。然后,B推广一个399元的礼包,B获得相应礼包管道的70元收入,A获得相应级别收入的差额5元,即75元-70元(如果A和B处于同一级别,B获得全部收入,A获得0)。

“这是市场上的直销理念。没有区块链它也能跑。”郭进工联的一名内部员工告诉记者,虽然郭进工联的实际业务是做区块链技术开发,但业务逻辑与区块链关系不大。据该员工称,郭进的公共链中有一个法律会议,对MLM的法律性质有着特殊的理解,“每一个项目都必须经过法律事务”和“打法律擦边球”。而且很多民营连锁企业也是子公司,都是自营和盈利的。

“GMT的股权通相当于‘发行货币’,但单从区块链科技的角度来看,在大多数区块链场景中完全没有必要发行货币。他们所做的与区块链无关。推广中声称的主链和侧链都是文字。”区块链某大学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王钟(化名)告诉《人民日报》记者,区块链科技创业项目一般都是从一个固定的点和固定的用户群开始,不太可能所有人在初期都能成为用户。

王钟说,一些与郭进红莲有关的人试图与他沟通,并声称这是一个开源项目。“但是源代码是国家机密,不能公开。这太荒谬了。对于公链,只有有了源代码,才能实现多方参与。”

针对郭进大众连锁部分侧链的多层次推广模式,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表示,该模式涉嫌传销。“到底是不是传销,主要看盈利模式。如果是大众化,或者有一个产品但是价值不值钱或者虚高,可以认为是传销。涉嫌传销的多层次人员数量和产品带来的金额关系到定罪量刑。”

据这位律师说,在最原始的MLM没有产品流通,一些MLM组织为了赚钱设计了一类产品。但这些产品往往价值很高或者是虚拟的,没有市场价值,甚至被用来美化传销,在被公安等执法部门查处时被“炮轰”为非传销的理由。

本网站将继续跟进郭进公共链的后续进展。

(在采访者的要求下,文中的莱文和王中是假名)

btcv矿机
声称依靠SASAC推动涉嫌传销的“央企”全国黄金公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
    热门文章
    标签云
    btcv矿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