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V光复资讯 > 数字货币 > 杭州区块链国际周 | 孟岩:从DeFi内卷式发展看数

杭州区块链国际周 | 孟岩:从DeFi内卷式发展看数

来源:btcv-光复资讯  |   作者:btcv-光复资讯  |   时间:2020-07-05 16:46  |   点击量:

7月5日上午9点,由杭州市余杭区政府指导,杭州未来科技城管委会、巴比特主办的“2020杭州区块链国际周”正式开幕,来自世界各地的行业大咖、互联网大厂、创新企业、投资机构、学术机构、主流媒体将齐聚亮相,共同探讨区块链产业面临问题及未来趋势。

在题为《数字资产:打开数字经济的新选项》的演讲中,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通证思维实验室发起人孟岩提到,DeFi的内卷式发展给了数字资产一个很好的启示,即用区块链创造一个“算法安全区”,基于数学和密码学形成平等、可信的协作模式,并将这个特区不断扩张到现实世界中,这才是数字资产的意义。

以下为巴比特整理的演讲全文:

谢谢大家!非常感谢巴比特邀请,能够代表数字资产研究院参加这个大会。今天朱老师已经发表了一个视频讲话,我代表数字资产研究院来这里讲讲数字资产。

即便是最迟钝的人可能到今年都应该感觉出,我们在一个历史的转折点上。我们年年都说转折,年年都说变革,但可能没有哪一年感受到这样剧烈的转折和变化。网上有一个段子,如果要是未来人类写21世纪史的话,可能从2001年到2019年是薄薄的一本,2020年这一年,可以写出厚厚的一本。

我们正在经历各方面变革,如果未来有一本描写21世纪史,描写2020年的一本书,其中数字经济应该是很重要的一个章节,因为我们肯定处在数字经济的变革当中。我们可以通过数字资产的角度,来思考一下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今年会发生好多事(图1),已经发生了,正在发生的,即将发生的有很多事。比如说2月份的时候,美国证监会有一个委员推出了“通证避风港计划”,这个计划从本质来讲就是重新启动数字资产融资。还有我们熟悉的最近发生的DeFi,DeFi还不能说爆发,但它的增长速度已经很惊人了。我们下半年可能会面对的是Libra的问世,可能会看到数字人民币,可能还会看到数字美元,因为美国政府最近在开听证会,对数字美元的态度不是要不要做,而是怎么做的问题。还有我们暗流涌动的Filecoin,在座不少人知道,这个事情目前正在汇成一股暗流。其实还有很多事情,篇幅不够,没有放进来。

(图1:数字资产正在走向舞台中央)

当我们在谈数字资产的时候,我们在谈什么?

刚才腾讯演讲嘉宾提到3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推出的要素市场化政策,还有很多事情正在发生。不管你怎么看,好像在这个中间有一个名词正在越来越突出,就是数字资产,数字资产似乎正在走向这个舞台的中央。

但就跟以前我们经历过的很多事情一样,当一个词正在成为热点的过程当中,往往人们对它还没有形成共识。到底什么是数字资产,很多问题大家没有形成共识,讲不清楚。

我们数字资产研究院是专门研究数字资产的,但感觉到现在为止,恐怕还没有能形成一个清晰的、简洁的,能够赢得所有人共识的数字资产定义,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经验,更多的实践,才能够慢慢认识到什么是数字资产。但是,至少我们知道什么不是。比如以前我们经常觉得数字资产是去中心化的,必须是区块链上的东西才叫数字资产。比如微信和支付宝,里面都有余额,但很少有人说这个是数字资产,更多人承认它是电子货币,不太承认是数字资产。

我们真的认为中心化的就不能是数字资产吗,央行的数字货币也是中心化的,难道不是数字资产吗?

反过来,去中心化的就一定是数字资产吗?固然比特币是数字资产,这个是大家已经公认的,但我们也要知道在过去几年当中,去中心化世界里产生了大量的空气币,这些也配叫数字资产吗?究竟什么是数字资产呢?就像我刚才所说的,也许我们现在还没有到一个时机说可以总结出一个清晰的数字资产定义。但也许我们可以从已经发生的一些事情当中,来思考一下数字资产具有什么样的特征。

就拿最近非常火的DeFi来说,前不久我写了一篇文章谈DeFi一个著名的项目,Compound。在里面我批评了一件事,现在这么多的DeFi项目,已经有将近上百个了,而且越来越多,在我看来它们都是在空中飞舞,在空中摆出各种各样漂亮的姿势,用算法做出各种各样精致的构建,但就是脚不沾地。我这个观点发布之后,很多朋友私下跟我探讨,这个观点确实是对的,也认为是DeFi的问题。

但是反过来说,DeFi恰恰因为没有触碰现实世界,反而具有天然的透明性,天然的可信性,这是DeFi和以前行业里流行的空气币最不一样的地方。我也思考这个观点,说的有道理。现在的DeFi项目绝大多数——除了最新少数几个之外,都是极力把自己蜷缩在所谓安全算法区里。它用各种各样算法设计,来规避去触碰现实世界,它不想和现实世界发生关系,不想让现实世界中心化机构证明资产的可信度或者风险度。希望它的资产风险以及质量能够用算法进行计算和推导,我称其为算法安全区,就是有那么一个边界,所有的DeFi项目,绝大多数都躲在这个边界里面,内卷式发展,相互竞争,相互斗智斗勇,但不愿意去触碰边界外面的真实世界。

在批评这件事情同时,我也必须得承认,恰恰因为他们不愿意触碰现实世界,也因此具有了跨组织、跨文化、跨边界、跨国家的能力,因为在这个世外桃源当中,人们是基于数学和密码学相互信任的。

是不是可以从这个现象得出一个小小的启发呢?是不是我们嘴里所谈的数字资产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征,或者就算今天还不是这样一个特征,至少是未来一个很重要的目标,是要承认全数字化监管的资产?什么叫全数字化监管呢?我们用公开透明的可信算法,加上全息的可信数据。大家都知道这样的可信数据最好存在哪里——区块链上。这样的算法最好是表现在什么形式上——智能合约。我们结合这些方面,然后完全在计算的能力之内去衡量和测量一个资产的质量和它的风险。注意,不是说这样所产生的数字资产是绝对安全的,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数字资产。至少它的透明度,它的质量风险是可以快速计算的。

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实际上就实现了大家都见过的这个封面(图2)——当年区块链刚刚开始崛起时,《经济学人》杂志登的封面“信任的机器”(the trust machine)。什么叫信任的机器?这样一台可信计算机,只要通过计算就可以产生信任,这是当时人们对于区块链这件事情的愿景。

(图2:经济学人封面:信任的机器)

如果用这个角度来分析的话,今天整个区块链领域做的事情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向:一是使用新的机制和监管技术,创造原生的数字资产。比如Libra,建立一个联盟。比如数字人民币,数字美元,央行直接让信用驻进去,变成底层的数字资产。二是当底下有了数字资产,基于共识的数字资产之后,我们往上用算法衍生新的资产,这是今天的DeFi项目主要在做的事情。但我们今天在谈产业区块链大会,也就是最重要的方向是第三个方向,就是把刚才所说的“算法安全区”,数字经济里世外桃源的边界不断扩张,扩张到现实世界中。把我们在区块链里所总结出来的可信计算,可信的资产的产生、验证、评价、交易的模式,作为一种制度、一种机制,不断向现实世界扩张。

我们数字资产研究院和通证思维实验室就在致力于做这样的工作,我们希望构造平行世界之桥,将安全区世外桃源和现实世界中实体经济打通。这种打通绝对不是用现实中心化世界里头这套规则,去改造区块链,而是反过来,用区块链里所形成的可以自动化计算资产风险和质量的这套规则改造现实世界。

DeFi带来的启发:区块链向现实世界扩张

在过去几年当中,这个行业出现了大量的欺诈问题,这些问题的本质是什么?这些问题的本质就是中心化世界里规则向去中心化世界侵蚀。我们把中心化世界里的不透明,高摩擦的行为带到区块链,是本末倒置、南辕北辙。我们现在需要反过来,DeFi给了我们很好的启发,但还远远不够。现在大家做的区块链+,习近平主席说让我们去做产业区块链,本质上来讲就是要让我们想办法把区块链这套规则往现实世界扩张,这是这个问题的关键。

扩张了以后有什么好处呢?好处很多。金融的本质是什么?最基本的模式是拿资产换资金,拿资金换资产。通过资产与资金的兑换,实现资金跨时空的优化配置,这是金融的本质。现实世界当中的金融都是基于资产来进行的,就是我究竟要配置多少资金取决于有多少资产,什么质量的资产,多大风险的资产。而资产在现实世界当中是一个金字塔的结构(图3),这个金字塔的结构,按照质量从最差到最优来形成这样金字塔,会发现最顶上优质资产根本用不着区块链或者去中心化金融的人来支持。这种资产人们一看就知道是好资产,所有人都蜂拥而至,大家直接就扑上来了。

(图3:现实世界资产的金字塔结构)

看一眼就知道是最差的资产,没有人会搭理,除非是在2008年以前,华尔街把次贷包装成优质资产骗人。现在最麻烦的问题是,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资产是灰质资产,它有可能是优质资产,有可能是劣质资产,但需要花时间和精力去判断研究,这需要花很多资源。正是因为这个验证和研究的困难和复杂度,导致很多金融机构放弃了这件事,干脆不去判断了,只找优质资产,挤过去研究优质资产,给优质资产服务。对于大量有可能是优质资产的灰质资产,对不起,我没有精力去判断,这是今天金融最主要的问题之一。

如果我们把区块链的这一套世外桃源算法安全区理论,这一套方法,这一套制度引入现实世界,带来最大好处是什么?就是我们的企业,甚至每个人能够按照区块链这套规则自己创造数字资产,并且自证清白。不需要金融机构、中心化监管机构花费很多精力和资源进行考察,可以直接按照区块链的要求通过资产的上链交叉验证,全程的追踪,最后来证明资产的质量和风险。这整个过程就是现在很多联盟链里正在做的事情,前面几位演讲者讲的很多项目,在我看来都是在做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一旦做成之后,意义就非常大,它将能够反过来把金融变成一个开放的、交易成本极低的、可以全球流通的,并且充分激励企业和个人创新的新体系,这就是我们认为数字资产的优点和特色,也是我们为之努力的目标。

交易、市场、开放、合作:数字资产带来的新可能

也许这些都是数字资产对于经济方面的作用,也许在今天2020数字路口上,我们可能看到的数字资产意义更大。为什么说更大呢?我们现在按照原有的数字经济轨迹在往前走的话,正在走向数字经济帝国主义。如果说过去30年中国以及全世界数字经济经历的是一个相当于原来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阶段田园诗般的时代,从2020年开始所有人毫无疑问感觉到,我们正在走向数字经济的帝国主义。比如我们看到围绕着下一代宽带无线通讯基础设施5G和新链所展开的事实上竞争。比如说围绕着下一代数字法币,央行数字货币Libra,然后数字美元和我们的数字人民币之间的竞争,这是非常明显的。再比如说前一段时间发生的印度禁了我们59个APP的事情,这些事情都表明,按照现有的数字经济轨道,中心化的数字经济发展方向再往前走,这几个数字经济大国之间毫无疑问会展开帝国主义式竞争。当然这不完全是我一个人的观点,因为上个月刚刚出版了一本书,《美国真相》,作者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里面有一个章节,谈了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按照现有的,过去20多年科技进步方式,尤其是数字经济科技进步的方式再往前走,我们会遇到什么。他做了很多预测,比如他认为现有这一代数字经济主要特点是致力于分蛋糕,而不是做大蛋糕,主要致力于财富再分配,加快财富再分配的效率。并没有创造新的需求,这是一个问题。而且主要通过“巧取豪夺”,这是我翻译过来的,通过巧取豪夺占有最宝贵的数据资源。

现在已经有学者提出来,数据是最核心的所有权,最重要的一种所有权。数据资源的争夺在未来,可能意义要远远大于我们现在所意识到的,对于资本,对于劳动力,对于土地资源的争夺的意义。现在的数字经济获取数据或者占用数据的资源,数据所有权主要方式是巧取豪夺。再往下走,市场集中度不断增大,因为属于非等价交换,不断增大,这样就会导致贫富差距不断加大。再往下走,人工智能也在迅速发展,人工智能会对于劳动替代作用不断的明显,中产阶级会大量塌陷。再往下走,像中国、美国,还有某些西班牙语文明,有可能会对凭借数字经济优势其他的文明进行碾压,一些中小文明就此从历史中消除,这是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的判断,我也认同。如果这样,数字空间里将会成为地缘政治竞争的一个延展,在数字经济里会产生激烈的竞争,大国争霸,帝国主义的东西。这真的是我们20年前,30年前开始做数字经济的初心吗?过去几十年一直希望能够看到一个全球化共同发展一体化的经济时代,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

数字资产最大的意义并不仅仅只是让经济上获得增长的方式,或者质量上的提升,效率上的提升,它是不是有可能在数字经济当中去创建那样的特区,在那个特区里,在这个世外桃源里,所有的人基于算法相互信任,我们不断的协作,不断的扩展,基于数学和算法创建平等信任。我们交易,而不是掠夺,基于市场来配置资源,而不是基于命运配置资源。我们开放,相互开放的竞争,最后能够合作而不是对抗。数字资产能不能在必将到来的大国竞争年代里保留这样的特区呢,这是我们的一点理想。相信今天在座各位既然来到这个会场上,一定都是认同这个理想的,所以希望跟大家共同一起努力,把这样的特区越做越大。

谢谢大家!

btcv矿机
杭州区块链国际周 | 孟岩:从DeFi内卷式发展看数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
    热门文章
    标签云
    btcv矿机